您的位置 : 顺源奇祖小说 > 都市小说> 我从来都不主动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试试

我从来都不主动

第一百七十六章 试试

作者: 不爱吃草的羊

    开会是假的,约会是真的。

    这是许安阳第一次和颜筝到外面吃饭,颜筝回宿舍换了一套成熟漂亮的衣服。

    牛仔外套,里面是露锁骨的紧身内衬,牛仔裙搭配黑色的丝袜以及小牛皮靴,走在街上回头率百分之两百。

    两人坐出租车到了新街口,许安阳挑了华侨路的一家日料店,这家是南京地区最早的日料餐厅之一,口味总体来说还是非常正宗的。

    在09年日式料理还没有遍地开花的时候,算是南京地区生意比较红火,食客去的比较多的餐厅之一。

    来之前许安阳打了个电话过来,订了一个小包间,进包间时颜筝却有些犹豫,在门口踌躇了一下。

    “怎么,拖鞋进来啊…你…你怕脚臭啊?”

    “你…你才臭!”颜筝听了大恼,对着许安阳的后背锤了一拳。

    这一拳锤的许安阳还挺舒服,他笑了笑道:“没事,在我眼里美女的脚都不臭。”

    颜筝对许安阳翻了个白眼,道:“我脚…不是你想的那样!哼,算了,进来就进来。”

    说着,颜筝脱到小牛皮靴,踩着榻榻米进了包间,这时许安阳才发现,颜筝的脚特别小巧,裹在袜子里小小的,而她的脚踝也很细,整体看起来就小巧玲珑,特别可爱。

    这和她大方、利落的风格的确有些不搭,怪不得会犹豫,女人对一些东西就是会很在意,让男人无法理解。

    比如和男朋友约会,但想到约会还要洗头,很多女孩就会找个理由推掉约会,不是不想见男朋友,就是不想洗头。

    这种理由,一般的男人是永远都无法感同身受和理解的,许安阳知道,说实话也无法理解。

    尤其是看到颜筝那小巧的脚特别可爱,许安阳盯着欣赏了好一会儿,弄得颜筝特别不好意思。

    “你…你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早知道要脱鞋,我就…”

    “你就什么?你就不来了?你的小巧玲珑的,不是挺好看的嘛,干嘛要藏着掖着的。”

    “哪里…你不懂!哼,男人,真的是。”

    女人对自己的审美,和男人的审美的确有很大的差别。

    比如大多数男人都喜欢胸大的,脚小巧的,而大多数女人并不喜欢胸太大,因为那样穿衣服会不好搭配。

    同样,脚太小也有问题,鞋子不好买,而且看上去会像个小孩子。

    颜筝在穿着打扮上一向偏成熟,所以对她而言,一双太小的脚丫子就是一种缺陷,因为这样的脚太可爱了,和她的风格不符。

    坐在榻榻米上,颜筝把脚放在了桌子的下面藏了起来,然后喝了一口乌龙茶,差点被烫到。

    “你小心一点,茶烫,来看看菜单想吃什么。”

    颜筝接过菜单看了看,其实这是她第一次吃日本料理,平时在电视剧、漫画里看过,还在周杰伦的歌里听说,寿司,秋刀鱼,纳豆什么的。

    “嗯…我想点一只秋刀鱼,还有纳豆……”

    “你是第一次吃日料吧?秋刀鱼的味道你能适应么,略微有一点苦。至于纳豆嘛……说实话,并不好吃啊,你确定要吃吗?”

    “哼,我就是第一次吃,我没吃过日料,那你来点好了!”

    颜筝和许安阳在一起混熟了,所以从来不收敛自己的脾气,许安阳倒也不介意,接过菜单,点了三文鱼、海胆还有一些烤串、寿司。

    “这家的海胆都是比较新鲜的,可以试一试,都是生的,你能接受吧?”

    “嗯…能!许安阳,你以前来这里吃过吗?”

    “呃…我…没有,不过我在别的地方吃过。”

    “你今天为什么要请我出来吃饭?”

    “奖励你一下,得到了知识竞赛的第一名,不该犒赏一下么。”

    “哼……”

    颜筝才不信,她总觉得今天许安阳和平时不太一样,看她的眼神让她感觉有些害羞。

    而许安阳的确和平时不同,他觉得是时候收网了,再不收网,颜筝说不定就被人给钓走了呢。

    许安阳明白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谁注定是谁的谁,你要想发生点什么,该出手时一定要出手。

    过了一会儿,菜都上了,橙红色的三文鱼肉和黄澄澄的新鲜海胆。

    许安阳在酱油里挤了点芥末,当然说是芥末,其实是山葵或者辣根,正宗的芥末价格比较贵,餐厅是不可能免费供应的。

    然后挑了一片三文鱼沾了沾放进嘴里,好的三文鱼肉入口即化,独特的生食风味搭配一股冲劲直上脑门,瞬间感觉神清气爽。

    颜筝试着也夹了一块,沾了沾酱油和芥末放进嘴中,结果表情一下子扭曲,鼻子眼睛嘴巴皱到了一起。

    “哈哈哈哈,你酱沾多了吧,稍微一点点就可以了,你以为沾辣椒酱呢。”

    好容易缓过劲来的颜筝,眼泪水都流出来了,连咳了几声,“这是芥末么,这么冲。”

    “说是叫芥末,其实是山葵,能去腥提升口感,稍微沾一点就可以了。”

    “嗯,感觉不错,神清气爽~我从小就吃海鲜,不过很少生吃,总是怕不干净。”

    颜筝老家是连云港,靠海,那里的海鲜供应绝对是充足的,海边的新鲜海鲜,只要用水煮一下,稍微加点盐调味,就非常的好吃。

    有了美食入口,颜筝的心情变得更好了,因为脚小而产生的一些羞涩情绪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吃到一半,颜筝道:“我想喝酒!”

    “什么?喝酒?不太好吧,待会儿还要回学校呢。”

    “不,我就想喝,我高兴!”

    “那弄点啤酒?”

    “不,我要喝日本特色的清酒!”

    许安阳没办法,叫来服务员要了一瓶清酒和两个杯子。

    日本的酒类一向以清酒而著称,不过许安阳不是很喜欢喝清酒,因为这种酒太淡,喝到嘴里不够刺激。在日本人们喝的更多的还是烧酎。

    但也正因为如此,清酒在中国反而比较流行,受到一些喝酒少的年轻人的欢迎。

    许安阳给两人各倒一杯,然后碰杯干掉!

    “啊~”

    吃饭喝酒,和不喝酒,感觉还是大不同的。

    一旦有了酒,人的情绪就会随着酒精的挥发而逐渐释放出来,把饭桌的氛围导向另一个方向。

    颜筝一连喝了好几杯,还要倒,许安阳想起那次在夫子庙喝酒的叶芷妤,心想可别又是个酒疯子,忙道:“喝慢一点,先别喝了,吃点东西,吃点东西。”

    “不,我想喝,我觉得这个酒很好喝!你是不是觉得我没喝过酒?不是的,我告诉你,我上高中的时候,我自己就偷偷喝过酒,啤酒,还是在班上喝的。我那时候是班长,学习成绩特别好,所以有学生打小报告说我在班里喝酒,老师都不相信。我就是想试试喝酒的感觉,我什么都想试试……”

    颜筝倒是没有发酒疯,但话明显多了,很兴奋,并且看许安阳的眼神变得灼热起来。

    她指了指许安阳身旁的坐垫,道:“我能坐到你旁边去吗?”

    许安阳点头,道:“可以。”

    于是颜筝起身,先跪在地上,然后要站起来,结果差点没站稳。

    “没事!不用扶我,我能站起来。我过来了啊。”

    颜筝跑到许安阳身旁,乖巧的坐在旁边,许安阳又给她倒了小半杯,道:“少喝一点,就小半杯,喝太猛了会醉的。”

    “行,我听你的!”颜筝仰着脸,脸蛋上泛着好看的粉红色。

    许安阳认真地凝视着颜筝,发现她的长相还是很耐看的。

    她的确算不上特别好看,眼睛不够大,鼻子有些小,嘴唇稍微厚了一些,在鼻梁处细看还有一点很淡很淡的雀斑。

    但她的五官搭配在一起给人感觉很和谐,眼睛不大但眼珠很亮,鼻子小了些幸好不塌,嘴唇厚但牙齿洁白整齐。

    还有她优秀的穿衣搭配,和从内而外的自信气质,这些结合在一起足以弥补颜值上的一些不足。

    像有些女人,只能活在相机和视频中,做个哑巴美女,一旦开口就气质全丢,让人提不起兴致。

    颜筝相反,和她交流,能感受到她身上雀跃的活力和能量,这样的女孩如果再喜欢你,很难让人不动心。

    许安阳能坚持一个学期,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

    “颜筝,感谢你长久以来能坚持做我的助理,有你在,真的帮了我很多忙。”许安阳举杯道。

    “哼!怎么,我的存在,对你来说,就只有工作上的意义吗?”颜筝也拿起酒杯,但话里都是不满。

    “当然不止,对了,你刚刚说你什么都想试试,那你到了大学以后,还有什么没试过的吗?”许安阳轻轻碰了碰颜筝的酒杯,把酒喝干。

    颜筝没有喝,她咬了咬嘴唇,道:“很多很多啊……比如……我还没有接过吻……”

    这个暗示实在是太明显了,就算是石星龙这种人都能听懂,更何况是许安阳呢?

    两人凝视着对方,许安阳拿掉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你干嘛…把眼镜脱了?”颜筝明知故问,她的心在狂跳,她知道待会儿要发生什么了。

    “眼镜,太碍事了。”眼镜不仅碍事,而且是郝嘉芸买了送给他的,不能戴不能戴。

    一场唇枪舌剑的战斗就在眼前,许安阳裤兜里突然传来一阵震动,手机响了!

    “卧槽…”

    许安阳都准备动嘴了,谁TM这时候打电话过来?

    掏出手机一看,许安阳菊花一紧,竟然是郝嘉芸!

    接还是不接?

    像这样的情况,迟早都会发生的,早晚而已。

    如何应对,对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巨大的考验。

    接,颜筝怎么办,而且气氛都已经到这个地步,再想提起来就很难了。

    不接,郝嘉芸那边怎么办?绝对会有怀疑,而且可能一个接着一个打过来。

    许安阳想了想,让自己的表情逐渐凝重,对颜筝道:“家里人打来的,我接一下,可能有什么事。”

    颜筝点点头,然后主动拉开一些距离,表示自己不会听。

    许安阳接通了电话,并没有走开,而是坐在座位上,直接道:“歪,偶勒个礼切Va的。”

    许安阳很聪明,开口直接用溧城话,因为郝嘉芸也是溧城人,所以两人时常会用溧城话交流,这样打电话的时候就不用避开舍友了。

    颜筝听到许安阳用家乡话叽里呱啦说个没完,一句都听不懂,心想应该是家里人吧。

    而郝嘉芸听到许安阳说正在和同学、同事吃饭,也没有多疑心,说只是突然想打个电话给他,问问他五一劳动节回不回溧城。

    要回的话,她老妈公司会有车子接送,可以带他一起。

    “不用了,坐公交车回去吧,还要到学校接我。”

    “嗯也好,那我就坐车回去了啊,我不想去汽车站了。”

    “没问题没问题……”

    两人在一起满打满算也半年时间了,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矫情,总要黏在一起什么的。

    他们有什么就说什么,郝嘉芸本来就是个很飒爽的人,不像一般的女孩子那么腻腻歪歪的。

    这也是当初许安阳和郝嘉芸的矛盾之一,那时候许安阳还年轻,希望女孩子能围着自己转,最起码双方能围着对方转。

    结果郝嘉芸从一开始的喜欢,变得越来越平淡,把越来越多的精力投放到了学业和出国上。

    最终两人的矛盾越来越大,郝嘉芸认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已经发生了改变和转移,于是提出了分手。

    现在许安阳早已经能接受郝嘉芸的这些性格特点了,所以两人反而相处的很好。

    郝嘉芸不喜欢管着对方,给了许安阳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偶尔一次查岗,许安阳也能很好的应对。

    挂掉电话后,许安阳道:“问我劳动节回不回去,说要不要车接送,我说自己坐公交回去就好了。”

    颜筝点点头,许安阳其实没有说谎,郝嘉芸算是许安阳半个家里人吧,然后确实是谈劳动节回不回家的问题吧,也确实说到了车接送的问题。

    所以,许安阳只是隐藏了部分颜筝不敢兴趣的细节而已,大致把事情说一下,没毛病。

    不过,郝嘉芸的这个电话终究搅乱了两人的氛围和情绪,很难再重新起来了。

    许安阳想了想,决定去一趟厕所调节一下情绪。

    “我去上个厕所啊。”

    “嗯,好。”

    许安阳到了厕所,摸了摸肚子,突然感觉有些不舒服。

    说实话,这个年轻的身体还是第一次吃三文鱼、海胆这些生食,所以肠胃可能有些不适应。

    于是,原来的小便就变成了大便,蹲在蹲坑上调节肠胃,也调节情绪。

    蹲了一会儿,肚子舒服了很多,这时听到又有人进来,这个人在打电话。

    “……哎,那边安排好了吧,行行行,等会吃完我就带他过去…放心,会给他吃的,车上呢车上呢…这次保证成功诶,602房间,好的好的,万无一失,放心好了……”

    许安阳不是一个喜欢偷听别人说话的人,只是厕所里回音太响,就让许安阳听到了。

    听到就听到,许安阳也没当回事,虽然感觉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但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等这人撒完尿出去,许安阳擦干净屁股,从隔间出来,洗了把手准备回颜筝那里。

    他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走进了隔壁的包间,应该是刚刚打电话的那个男人,因为许安阳在隔间里看到了他的鞋子,一双亮闪闪,有镶边的绒面皮鞋,一看就是那种社会人穿的。

    许安阳经过这个包间时,听到里面正觥筹交错,声响闹的很大。

    “来来来,我敬小卢总一杯!小卢总!祝你…金枪不倒!一个打十个!哈哈哈!”

    “谢谢谢谢……不过,十个哪儿够啊,我能打十五……不对,二十个…”

    里面的人显然喝多了,一些低俗的话毫无顾忌,都钻进了许安阳的耳朵。

    对这样的场景许安阳见多了,所以并不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那人的称呼。

    “小卢总?小卢总?哪个小卢总?是徐杰说的,环宇基金的……卢欢吗?”

    许安阳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碰到什么事儿了,他连忙回到自己的包间,然后拿了个杯子靠近墙壁,贴在墙壁上听隔壁的声音。

    颜筝觉得很奇怪,问道:“怎么了,隔壁发生什么了?”

    许安阳让颜筝禁声,道:“有事,我听一听。”

    “哦。”

    颜筝看起来有些失落,刚刚两人明明只有一步之差了,结果被一个电话给搅扰了。

    现在好了,再也回不到刚才那种状态了,真是愁人,愁死人了。

    颜筝满脸的不高兴,而许安阳的表情却从凝重,到放松,再到意味深长。

    他已经确定了,在隔壁喝酒的那个小卢总,就是速递客背后的金主环宇基金的老总,卢正强的儿子,卢欢。

    虽然未曾谋面,但许安阳从他们交谈的内容能确定是他,并且吴汉超的堂哥吴秦超那里能确定,就是这家伙在背后搞过鬼。

    “喂,你还吃不吃了?”颜筝见许安阳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只是凝神思考,气鼓鼓的问道。

    “不吃了。”

    “哦,那结账吧,该回去了。”

    “嗯…不过别急,颜筝,待会儿和我去开房。”

    “……什么……怎么…怎么就开房了…”

    颜筝一下子愣住了,怎么好好的就要开房了?

    接吻都没有呢,就一下跳到最后一步了?

    这不合理吧?

    颜筝信心怦怦直跳,而许安阳已经服务员过来结账。

    因为隔壁已经在结账,卢欢和几个朋友要走了。

    结完账,见隔壁已经离开下楼,许安阳一把拉住颜筝的手跟了上去。

    “我们…我们真的去开房啊?”

    “废话,你不是什么都想试试?今天就让你试试。”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www.shunyuanqiz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