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顺源奇祖小说 > 历史小说> 逆世草包嫡女:至尊萌妻 >

504.第504章 大结局(下)

逆世草包嫡女:至尊萌妻

504.第504章 大结局(下)

作者: 影瑟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恶魔迅速缩小从空中降落,从空中透落的巨大阴影也随之消失了。
  它恨不能到那冰块上面去踩几脚,阎萝萝连忙将小恶魔抓回来,“不能踩啊,你要是踩碎了他就死了!他要是死了又要重生,太麻烦了。”
  小恶魔立刻嫌弃的几眼,“那还是不踩了,打个喷嚏也很烦人的。”
  用冰冻的方式封印住南宫夜这具肉身之后,必须要尽快赶回缥缈峰,连同君华。
  “老不死的,你运气真是好。”元崎很不平和道,“居然也有乘坐鲲鹏的一天,老夫太不平了。”
  司空皓月淡淡道,“君华前辈当真能制止他们?”
  君华长衫如风,“不能保证所有,但其中确实有很大一部分人,并没有你死我活的心。如果他们当真是被梵夜所控制,清醒过来只会更加反对梵夜的意思。”
  “那元神我们可拿走了,你尽快撤阵。”元崎目光炯炯盯着他,“喂,老家伙别不说话啊。你在如今算是年纪最大的,别跟老夫玩狡猾的那一套。现在一声不吭好像临阵投敌,最后又反咬一口什么的,那就没意思了!”
  君华不以为然道,“本君不屑做这种事。但让我撤走灭天大阵这件事,容后再议。”
  ……
  ……
  鲲鹏巨大的身体上,元崎等人不过在尾部。而鲲鹏之首的位置,只有阎萝萝和百里南风二人。
  云腾之中,鲲鹏的身侧有游龙穿云驾雾,就像是在云海之中遨游。
  “你一直和司空一起吗,我还以为你这段时间一直在缥缈峰。”
  百里南风搂着她,下颚紧紧挨着她额头,“魔兽之瞳成功过后,就已经接到司空的消息。他跑了一趟幽南禁地,才查出这件事。梵夜之所以动用这具肉身,便是因为南宫夜的身体才有封禁术的力量。后来终于找到,原来他将元神藏身在幽南禁地之中。”
  “所以你是从幽南禁地来到这里的?”
  “恩,如果从缥缈峰到此,很难说能否赶得到。”他又勾唇一笑,“多日不见,每夜入睡会不会觉得不太习惯?”
  阎萝萝撇撇嘴,懒洋洋道,“习惯得不得了,现在回羽都真是轻松自在。”
  腰间的手臂勾得紧了几分,“不是我想听的答案。”
  “喂,这是鸟鱼的背。”
  “那又如何?”他低了低头,呼吸火热,“阿萝,没了南宫夜这个麻烦,你也找不到理由再自己一个人跑掉吧?恩?”
  阎萝萝脸颊有些热,抿了抿唇道,“这个麻烦还在呢……”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嫁给我?”他扬着眉头,抬指将她下巴跳起来,清透幽然的目光直视。
  她听得心头咚咚直跳,想了想,“一定要嫁?”
  百里南风绝艳倾城的脸庞上,笑意好似染上几缕冷光,“你说呢?”
  “看来你很有把握,我觉得君华不太好对付的样子,不是个很容易被说服的人啊。”阎萝萝迅速转移,“好像很认准自己的死理。如果他质疑不肯让魔墓复苏的话……”
  百里南风轻悠悠的一笑,“君华……倒是不足为惧,君华虽固执,但我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担心的是什么。在我看来,那些东西不是什么问题。”
  “你这么有把握?说来听听。”
  他眸子微微一动,好似划过了什么,转而却是魅笑俯身,环住她腰身,“小问题,不值得在久别重逢的时候讨论。”
  阎萝萝无语道,“什么狗屁久别重逢,才多久!”
  一句粗口后,百里南风意味浓浓道,“看来你真是和元崎师叔呆太久了……”
  “哎哟,你嫌弃啊!”她吃吃一笑。
  “不嫌弃,你嫁不嫁?”立刻反将一军。
  阎萝萝有点心乱如麻的感觉,虽说不算那么突然,但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觉得过于突然了一点。
  “阿萝,你居然这么犹豫!”百里南风低哑着声音,似笑非笑道,“那这个问题,我还是晚上再问。”
  “……你要不要这么没有节操!”她有预感,假装的小矜持可能到时候就变成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节操?是什么?”
  “那你重新问吧,我现在回答!”阎萝萝甜甜一笑,马上改变了主意。
  百里南风抿唇带笑看向前方,“不问了,事不过三。可能夜里你答得比较快。”
  “不行,你问吧!快问吧!”
  某人笑容高冷。
  ……
  ……
  快要抵达缥缈峰的时候,阎萝萝已经站起身,迎着凛冽的云风。
  “不知道缥缈峰发生什么事了,梵夜说的那三十几个人,实力真的很强么?”
  百里南风轻声道,“可以这么说,毕竟守护者数千年的实力,而且神墓大部分时间都处在沉睡之中,幸存的人数比我们多。如果倾巢而出进入缥缈峰,很难说会发生什么。”
  “那……他说的如果让他们实力回到巅峰的话……”
  “如果他真的能够用元神来让碧海蓝星恢复整个神墓力量,等我们到的时候,缥缈峰大概找不到活人了。”他淡淡地说,“包括天机阁所有人,以及容沧澜。”
  阎萝萝忽有种庆幸感,“不过我见你神色都没有变过,当时鸟鱼的主意你怎么知道的?他到底什么时候告诉过你?”
  “这个不需要告诉!”他轻笑,“我从魔龙当时的神态能看得出。”
  “……”
  “只是那种情况下,你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梵夜牵着鼻子走了。只怕梵夜也想不到,小恶魔能做到这一步。毕竟那是只有紫阶魔皇才能达到的能力。”
  “只是一次龙息而已,很难么……”
  他点了点头,“对于魔兽来说,大量灵力输出的攻击其实并不算难,有时候最难的反而不是杀招,而是擒招。”
  这点她倒是同意,活捉向来都比弄死要难。
  到缥缈峰的时候,缥缈峰已是一片混乱。
  各个峰头上都有战斗的灵光,前山已经出现不少弟子的尸身。
  那些千辛万苦求得门路的高手们,大概死都没有想到,还会有如此强大的敌人入侵缥缈峰。
  只是还好不算晚,因为羽冥的速度够快,与人的速度相比起来,已经很大的缩短了时间。
  阎萝萝立刻将羽冥与小恶魔一同去对抗那些守护者,最大的难度莫过于君华要求的活捉,不杀。
  因为羽冥的速度,他们抵达的时候只是混战的初期。
  几十名巅峰高手的相斗,几乎令整个山脉都发生震荡,山峰之上的灵光甚至压过了日光的存在。
  任何一个亲眼所见的人都会觉得惊醒动魄,普通的人站在群山之中,只会感受到凡人的渺小与无力。
  百里南风面沉如水,目光冰冷无情。同阎萝萝站在前山的中央,身旁是被冰封的南宫夜肉身与万年玄铁木,身周是几十具弟子的尸首,血流如海。
  “阿萝,你的手上……”
  阎萝萝抬起手,手上的幻夜灵石不知什么时候亮起了光。
  “怎么会这样……”她连忙内视一圈,本能觉得是那元神惹的祸。
  幻夜灵石之中还算平静,但放置在幻夜灵石之中的天域卷轴却是火红耀光,里面的空间竟变成了一片火海。
  “糟糕,为什么我觉得那元神发疯似的滋长……”
  百里南风微蹙眉,“如果只是放在天域卷轴里,元神的确会比在补天石中更快的速度恢复。但元神已经放置数千年,即便是在天域卷轴中也不可能短短一天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碧海蓝星!”阎萝萝陡然想起来,“梵夜说过,他是用元神来是用碧海蓝星的力量,也就是说碧海蓝星和元神可能发生一些难以估计的事情……”
  百里南风看着她,“你好像还剩下一部分碧海蓝星吧。”
  “在……幻夜灵石里……肯定是!因为碧海蓝星在幻夜灵石里,元神不会很快就恢复吧,从这速度来说,反正不可能是先前那种在小怪物身上寄居一两年都无法有自我意识的速度。”
  “你有感觉到危险么?”
  阎萝萝摇了摇头,“暂时没有,虽然天域卷轴里就像起了一场大火,但幻夜灵石里还好。我觉得元神可能想出来,找到碧海蓝星。如果他成功的话,会发生什么?”
  百里南风沉吟一刻,“立刻去魔墓,可能没有时间耽搁了。”
  “但是这里怎么办?而且君华前辈不扯灭天大阵的话,可能会能耽误唯一的机会。”
  百里南风你凝视了一刻远处的战火,即便有九天鲲鹏与魔龙,要生擒三十多名数千年前的守护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并不是所有地方都需要我们,小恶魔带我们去魔墓,羽冥和司空等人可以处理这些。元修师叔还在魔墓,我们先一步与他汇合。”
  阎萝萝点了点头,然后召回了小恶魔。
  “君华前辈,先得罪了。”百里南风交代过后,长袖一挥,将君华也一并带上了魔龙的脊背。
  在去往魔墓的途中,百里南风才将要紧的部分与君华说清楚。
  “碧海蓝星会使元神在最短时间内复原……”君华思忖片刻,“如果果真如此,梵夜必然利用这一点。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将我带去魔墓,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说服我?百里公子,你不同于梵夜,从来没有将暗神元神与自己融为一体。元神一旦复原到恢复自我意识,便可能发生夺舍的情况,你可知道?”
  “自然明白。”
  阎萝萝问,“夺舍?夺谁的?”
  君华看向百里南风,“最适合的,自然是他,最完美的选择。一具身体之中只能有一个元神占据主位,梵夜吞掉了虚弱的光灵元神,恕我拙见,如今的你倘若面对恢复完全的暗灵元神,是不可能将他完全掌控。”
  百里南风只是轻声一笑。
  阎萝萝听得心惊肉跳的,南风知道,刚刚居然又不告诉她!
  这么说,绝对不能让暗灵恢复。只是现在天域卷轴之中的元神到底成了什么样,连她也不知道了。
  “如果有这种可能,我必然会开启灭天大阵,暗灵之源彻底恢复之前,将其完全毁灭。”君华声音冷然,有些遗憾,语气却异常坚定,“绝不可能答应你撤阵,再让你去冒这个风险。如今梵夜被冰封,神墓之人被你全数擒住也只是时间问题,而暗灵元神一旦在这种情况下恢复意识,天下必然会有一场浩劫。”
  比如回到神墓,断掉天下人所有的光灵之源。
  “我让你来,不是为了这件事。”百里南风低声说,“实不相瞒,元修师叔正在魔墓中。先前我已经得到里元修师叔的消息,本来打算等缥缈峰恢复平静再前往,但元神恢复的速度,可能等不了。必须冒一个险,需要借助君华前辈的相助。”
  君华蹙眉。
  “前辈去往魔墓便知,元修师叔已经在魔墓等候。”
  到传说中的魔墓放逐之地时,已经是第三天的黄昏。
  地面一望无垠的沙土,寸草不生的荒弃之处。
  在进入这片土地后,又飞行了一段,天色沉暗下来的时候才看到那巨大的地下墓地在表面露出的一点残骸。
  经过数千年无数个****夜夜的风吹雨淋,魔墓依然显示出绵延不绝的巍峨。在低空的飞行之中,仍然一眼看不到尽头。
  月色西起,薄薄的夜色中,四周没有一丁点声音。
  三人从小恶魔的背上下来,小恶魔重新回到阎萝萝的肩头,跟着一行人一起进入魔墓。
  虽说名为墓穴,实际只是一个偌大的地迷宫,阎萝萝甚至可以看到空中有微弱的紫气流转着。
  这种死寂中,仿佛每句话都带着回音似的,绵延不绝传递。
  终于走进一处空旷的大殿之中,四周的墙壁上放了无数夜明珠,将厅堂中照得亮亮堂堂。
  而中央一处正方形的冰台,元修已等候多时。
  元修与君华是老相识,甚至几声招呼都不需要。
  “要快点,我总觉得天域卷轴随时要出问题。等元神从天域卷轴之中出来,就会立刻接触到幻夜灵石之中的碧海蓝星了。”阎萝萝的内视中,天域卷轴已经是通红如火,只不过在这种状态之下,外形依然没有损毁。
  “我已先一步接到南风的消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元修快速道,“那么长话短说,前不久我来到魔墓后,便发现与千年不同的是,魔墓依然残存着一丝灵气,料想是灵脉尚未完全枯竭。等我进入魔墓的中央,这才发现了元神彻底失踪,只留下一个空棺。”
  他背后的冰台十分高大,可平白放好几座棺材。中央有一处凹下去的部分,使得整个正方就像一个回字。
  中间凹下去的部分,四个方向被灵器镇守,只是最中心之处是空置。
  “我在此推算了很久,确定那一丝灵气的源头来自这里。”元修聚灵而升,指向那个‘回’字的中间,“这里是连同暗灵灵脉之处,此处有灵气,便意味着元神未死。本来按照最初的封印,灵力之源无需元神镇压,只是这里的地脉出现了问题,倘若没有强大的力量来连通整个灵脉,即便当初魔墓没有被毁,只要元神被毁,魔墓变回在千百年间开始逐渐消亡。”
  君华愣了一刻,“暗灵元神,是为了连同暗灵灵脉?”
  元修沉吟,“实不相瞒,当初在修筑魔墓铸造灵脉时,暗灵族人之中本就发生了分歧,有过一次祸乱。现在断掉了一处极其重要的灵脉,想必是当时发生的问题。可惜当初梵夜的所做,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迁出了魔墓,再也不能作为沉睡之地,所以一直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如果当初补天石落入梵夜的手中直接被毁……后果确实不堪设想。可能我们所有人都已经不在人世。”
  “为今之计,只有将暗灵元神重新镇压再次,动用元神的强大力量重新打开灵脉?”君华问道。
  “古法封印之术,如今只剩你我二人尚懂。君华先生倘若同意,立刻开始封印元神,倘若不同意,我也必须一个人试一次。”
  君华轻叹,“但一着不慎,可能元神外泄,从我们几人之中夺舍重生。”
  阎萝萝现在一听到夺舍重生就觉得心里不踏实,毕竟元神夺舍的最佳选择对象就只有百里南风。
  “动手吧!”君华不多言,难得几分爽快。
  阎萝萝有些惊讶,“君华前辈这么快就答应不会有奸计吧!”
  百里南风失笑,“你想太多,他需要确定……的只是不能让元神重生,如果是能够将元神重新封印的话,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以君华先生的性子,只怕非要自己插手才会放心,别人动手……他还会担心别人有奸计!”
  “阿萝,这其中必须经过你。”元修正色道,“你身为献祭之人,是唯一不会令暗灵元神反噬的人。从封印一直到结束,元神必须以你为媒介。你可有这个胆量?”
  “这个需要胆量?”
  元修微微一笑,“需要信任,因为需要你的配合。只要封印成功,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只是会耗神,很是疲惫。只不过,多日来你都在被牺牲的惊慌之中,难道不怕这是一个诱你入局的计划?”
  “真是好怕!”阎萝萝耸了耸肩,“还是快点吧,我的元宝木还在里面呢,再晚了还不知道我的元宝木有没有被烧毁。”
  元修微微扬眉,百里南风直接说,“师叔开始吧,她不会怕的。”
  “果然勇敢。可惜为师一直没时间真正教你一些什么,待此事之后,一定好好教授。”
  不等阎萝萝马上点头,百里南风说,“教什么都不急,或许师叔可当个主婚人,兴许她就高兴了。”
  “喂,谁说的……”
  “开始吧师叔!”百里南风不等她说话,一道柔风而过。
  阎萝萝撇了撇嘴,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天域卷轴拿出来。看似烧得通红的宝器,但拿在手里却没有半点温度。
  取出那道元神,那道灵光差点在转瞬间消失。百里南风坐镇,加上元修与君华的联手下,硬生生将元神重新逼了回来。
  拿到光在空中极快的速度转了无数圈后,光芒大涨直接从阎萝萝的眉心贯穿而入。
  她还来不及思考这到底是正常程序还是发生意外,人已经逐渐失去了知觉。
  然后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还是个小女孩,手上也带着幻夜灵石,虽不知是什么身份,却是被宠得无法无天,人见人怕,却唯有一个男孩,既不怕她也不烦她,更不会对她有任何一丝不耐。
  梦境就像被揉碎了重新拼凑,极其朦胧,断断续续,唯一却能够看到那个男孩的脸,如画的双目,若仙的身姿,深邃的双目像夜空中最耀眼的星星。
  直到一场叛乱的发生,她的元神在一场阵法之中消失了,从此到了另一个世界!
  ……
  ……
  就像是场前世今生的梦,阎萝萝醒过来的时候异常疲惫,可能因为脑子里那些片段实在太多。
  但当她恢复意识时,只觉得片段更模糊了,逐渐在离她远去。
  “醒了?”
  阎萝萝深吸了一口气,揉着眼睛睁开,“这是哪里啊?我睡了多久?”
  眼前那张冷魅绝艳的脸,唇边勾着微微的笑意,“不知道么夫人?这里当然是我的寝殿,我们在这里缠绵过无数次,难道你一点也不记得?”
  “呸!”阎萝萝翻了个白眼,哼道,“少来!”
  浓烈的吻突然压了上来,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情况下,被吻得一阵天旋地转,她才想起来,她好饿,没吃东西。
  好不容易挣脱了一点,百里南风早就已经扑到了床上,一双眸子笑吟吟望着她,恨不得将她再啃个遍。
  “夫人感觉如何!”
  阎萝萝嘴角抽了抽,只是脑子还晕乎乎的,她摸着他的脸,“这是什么?厚到什么样的地步能这么坦然随便喊人夫人!”
  “都拜过堂了,你说呢?”他扬着眉头,低低笑着,“连岳父大人都来了,难道你一定要生个娃娃出来才肯承认吗?”
  “我爹爹?”她连忙坐起来,“开什么玩笑,到底发生什么了?”
  “恩,什么都发生了。”他眸光星亮,“趁着你没有醒,趁着你不能说不的时候。”
  阎萝萝皱着眉头,瞪着他,“那我爹爹也不可能同意你这种不给我选择的做法啊!”
  “正常情况下是这样,不过如果岳父大人知道你再也没有醒过来的可能,只能当个睡美人,你说他会有什么选择?反正除了我,也没有别人会娶一个醒不过来的人吧?”
  我去,不会吧!
  阎萝萝欲哭无泪,如果他真这么忽悠爹爹,说不定爹爹头脑一热还真同意。
  “我真的有睡这么久?缥缈峰不是入侵吗?容沧澜不是还生死未卜吗?还有,我记得我醒过来之前,好像是师尊和君华前辈正在封印元神吧?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至于结果,当然是天下太平。”
  阎萝萝看了看百里南风那邪气十足的笑,陡然有种上当的感觉,“不相信,就是不相信。”
  门外冒出一个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声音,“快点!再不快点吉时都要过了!”
  “容渣?!”阎萝萝马上看向门口。
  紫薇殿门口站着的,不是容沧澜还能是谁。
  再仔细一看整个殿内,张灯结彩,布置精美,床边还放着两套绣功精美的衣服。
  她愣是觉得跟做梦一样,“我是不是还没醒?”
  百里南风扬手将紫薇殿大门一关,边脱掉她衣服边说,“没错你还没醒,不如趁着还在梦里,再过一把拜堂瘾。”
  阎萝萝有些迷迷糊糊的,居然真的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不是在做梦,整个人就像一个娃娃被他摆弄得换上了嫁衣。
  百里南风一颗颗帮她扣扣子的时候,不由得皱起眉头,“这么多扣子实在太麻烦,如果不是要穿给别人看,还不如不要扣了。反正马上也要脱掉。”
  “……”
  这一定是做梦吧,做梦的吧!!
  否则就算是成婚,哪有新娘子的嫁衣是新郎给穿上去的。
  衣服穿好之后,她直接被百里南风横腰抱起,飞似的一般腾云而去,飞向前殿。
  前殿一片热热闹闹,她觉得自己果然是脑子都不清醒了,不仅看到了缥缈峰的一些人,看到元修师尊元崎师叔等,还真见到了爹爹,居然还有修灵院的刘教士等人。
  “老大!”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冒出来,秦靖啧啧道,“你说你虚弱到了什么地步,居然还让人抱着拜堂?”
  “我……”
  百里南风替她作答,“恩,阿萝还没睡醒,身体还很弱。”
  她有吗?为什么觉得灵力充沛,就是眼前看到的很多东西不太真实呢。
  毕竟画风不太对,缥缈峰的前山,怎么来这么多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师姐,祝你们百年好合!”夏子蛟和白飞云也出现了。
  秦靖马上说,“老大你真的很不厚道啊,我们来了几天你居然都称病不见,居然只在最关键的这一天才现身吗?你玩什么神秘?”
  阎萝萝挠了挠头。
  “还有,你看起来没睡醒!”
  空中突然两个影子在飞腾着,小恶魔与幽煞不知在做什么飞来飞去,然后幽煞看到了百里南风,极快的速度化为一道细小的蛇身飞奔而来,满是热情。
  百里南风两只手指将她拎起来,“小幽,以后不经过我夫人的允许,不可以靠近我,听明白了么?”
  幽煞幽怨的看了一眼阎萝萝,转个身就飞走了,小恶魔赶忙追上去。
  最后阎萝萝抬起头,看到前山的正殿屋顶上,坐着一个金发金瞳的美男子,神色高冷,有种与世俗截然不同的曲高和寡。
  “鸟鱼你在上面做什么?”
  羽冥懒洋洋的说,“晒太阳。”
  最后一整天,阎萝萝都在这种云里雾里之中,糊里糊涂就拜堂成亲。期间只要有不明白的,百里南风用一句你在做梦就解释过去了。
  很快被他重新带到紫薇殿的时候,依然是横腰而抱。
  “我真的在做梦?”阎萝萝勾着他脖子认真问。
  她觉得自己脑子好像越来越清醒了,或者说,刚刚迷糊之中有种轻松愉悦感,让她觉得不必去较真这一切是不是梦。甚至生怕自己惊醒了,如果是梦,她会觉得失望。
  “你想听实话么?”百里南风将她放在床上,勾唇邪笑,目光流转,“这是一场美梦。”
  “再说一次?”
  “真实的美梦……”他轻轻吻在她锁骨,一层层解开她的衣服,“醒来的惊喜,算不算?”
  阎萝萝一下子暴跳,“你糊里糊涂拉我去拜堂你说是惊喜!我去啊,你还要糊里糊涂再睡我一次?”
  他不生气,又在她脸边亲了一下,“乖。”
  “那……南宫夜呢?”她问道。
  “当然是埋了。”
  “神墓守护者呢?”
  “那还用说,当然是回去继续睡了。”
  “君华前辈呢?”
  “带着那块万年玄铁木找个地方弄阵法去了。”
  “那……那你呢?”
  百里南风停了停,魅笑倾城,“终于问到正题,不过夫人,我很不满你最后才问到我。身为你的夫君觉得被冷落了,必须得到补偿。”
  阎萝萝眼珠子转了转,“那就是都没事了。”
  “有事!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他终于将她衣服完全解开时,发现自己的衣裳也同样是繁复到不行。
  想了一瞬,他双臂微微一展,火红的外袍瞬间碎裂。
  阎萝萝捂住眼睛,“少儿不宜。”
  耳边听到他低低的声音在靠近,“少儿不宜?是缺个孩子的意思吗?”
  不等阎萝萝百般抗议,嘴已经被温柔的堵住。
  她有一种预感,以后再也睡不了一个安稳觉。
  直到最后精疲力尽,额上被印下一个轻轻的吻,“夫人,好好睡。”
  她神使鬼差说,“夫君晚安。”
  说出口才想起来,还说想找他算账,说诱骗拜堂不算的呢!!
  最后自己呜呜几声,还是靠回他身侧安心睡着。
  一辈子这样,也不错。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shunyuanqiz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