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顺源奇祖小说 > 网游小说> 岳母在上[综] >

241.第二四十章

岳母在上[综]

241.第二四十章

作者: 郝连春水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婚礼, 是我将拥有的一切全部献给你的公开仪式。
  ————by.萨卡斯基
  …………
  海军元帅赤犬萨卡斯基, 在无数次求婚却惨遭失败之后,终于愤怒的销毁了藏在他办公桌唯一那个上锁抽屉里的秘密计划书。
  嗯~计划书, 它是个系列,全名是[求婚的一百零一种方式],撰稿人为元帅先生的幕僚团所有成员, 资料来源为元帅嫡系部队当中每一位成家立业的将官军士。
  而之所以要有计划, 一开始原因是这样的:
  萨卡斯基元帅他…非常不善言辞。
  就算特别着急想求婚成功和女朋友安娜有名有份过下半辈子,可惜他完全不懂得说话,别说甜言蜜语,就是稍微温软点的言辞,对铁血刚直的萨卡斯基元帅都有点困难,所以,蛮有自知之明的萨卡斯基元帅把主意打到幕僚团身上。
  他不善言辞, 可他一直都懂得知人善任, 既然是不擅长的事那就交给擅长的人去做。
  所以,不想让求婚场面最后不幸变成彷如恐吓威胁,萨卡斯基元帅就决定…那什么,求婚的时候该说点什么话才容易讨她欢心, 就让幕僚团帮忙出谋划策。
  当然,他个人的求婚让幕僚团去忙碌,也不是公器私用, 而是他私下里诚恳拜托了追随他多年的参谋智囊们帮忙, 要是成功他会为每个提供帮助的人准备一份厚厚的谢媒礼。
  总之, 作为海军元帅的幕僚团,那里边自然是集合了无数人才,都擅于谋略且懂得把握人心,萨卡斯基元帅深深相信,他的参谋幕僚们一定以及肯定能够为他制定出一个完美的求婚计划,然后让他心想事成抱得美人归。
  于是,被拜托了的参谋幕僚们很快行动起来。
  首先在元帅的心腹嫡系部队当中收集资料,嗯~就是让那些已经结婚的将官军士,交出他们当年向女友求婚并且成功的细节。
  之后,有了已婚人士们的群策群力,幕僚们废寝忘食外带绞尽脑汁,终于为萨卡斯基元帅量身定制了一份长达数十页的,从天气到地点从表情到言辞,都非常非常详细的行动计划书————名为[一百零一种方式的求婚]。
  收到计划书的萨卡斯基元帅非常感动,立刻就按照计划书实施下去,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三次不行就四次五次N次,那么厚厚一叠资料,总能找到一种正确的攻略方式。
  然后,完全没用!
  一百零一种求婚方式全部用过一遍,于是他失败了一百零一次,(= =) 。
  怎么能叫他不生气!
  魂淡啊!亏他还那么信任幕僚团,居然天真的相信,他那帮参谋幕僚们既然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能慎密周全,那求婚计划当然也不会例外,结果…
  连续悲剧次数达到一百零一次的萨卡斯基元帅终于沮丧的发现,他手下能集中那么多万年单身汉,真的不是毫无理由。
  都是典型的,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怪不得一大帮子手下没几个成功娶妻!特么一百零一种求婚方式每一种都失败,那计划书实际上就是反面教材吧!!!
  大受打击的萨卡斯基元帅表示,他再也不相信什么计划书了摔!
  …………
  然后,不幸刷新了海军内部求婚失败次数记录榜,进而导致连续低气压一个星期的萨卡斯基元帅,痛定思痛之后,总算重新打起精神来试图再接再厉。
  嗯~再接再厉————那之前首先要找出失败原因。
  他想来想去,才勉强找到可能是导致女朋友安娜拒绝他求婚的理由:或许,照本宣科别人的成功例子,除了对他来说完全不适合,对她或许同样不适合。
  毕竟安娜她…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只会以家为全部人生的模板型海军将领妻子。
  他知道她,她绝对不会为了任何理由勉强自己和某个男人组成家庭。
  他同样也不是为了结婚而求婚。
  他是想和她在一起,不是为了什么组成家庭,而是为了她这个人。
  她独立又成熟,那些流于表面的温婉淑静背后,是自由不羁的灵魂。
  萨卡斯基知道,对她来说,人生当中属于家庭的部分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每个人的一生有数也数不清的追求欲/望,家庭与家人,绝对不是全部,她的活着是自由自在。
  所以,除了爱,再没有其它理由能让她停留,既然如此,那他就按照他自己的方式去打动她。
  …………
  ——你的存在是唯一,可你的唯一性对她而言是一种束缚——
  …………
  当然了,按照自己的方式打动她之前,萨卡斯基首先还需要做铺垫…哦~不是铲除情敌,而是要打消那小鬼,她女儿娜娜的敌意。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
  他约了那小鬼见面。
  在某个休息日,加班的萨卡斯基从无数军务当中挤出半个小时,约见了她的女儿,娜娜。
  小鬼作为海军科学部作战部队最前途无限的后起之秀,近段时间同样事务繁忙,因为正义不存在休息日,恶徒可不懂得什么是劳逸结合,那些海上渣滓们无时无刻不在作恶多端,他们海军自然也时刻警惕,随时准备出征。
  所以,接到他以私人名义的去电,小鬼同样是抽空来赴约。
  两人几乎踩着时间点出现,彼此间看起来同样行色匆匆————不过,见到他第一眼,小鬼原本就皱紧的眉心顿时皱得更紧,那身在新世界淬炼出来的杀气几乎要实质化。
  至于原因,萨卡斯基表示,他完全不想知道,就算知道也绝对不打算当真,被女儿敌视什么的,每次求婚之后都要被杀气腾腾瞪视什么的…嗯~他完全不想计较。
  小鬼在与她有关的事情上就是个熊孩子,所以,哪怕一见面就受到眼刀攻击,萨卡斯基作为(未来的)爸爸不知道第几次的视而不见。
  接着,在双方就座之后,看着面沉如水的小鬼,萨卡斯基没有太过犹豫就…以相当直白的方式,告诉小鬼:
  “我会向安娜求婚,不是征求你的意见,而是告知。”
  话音落下之后,他又在小鬼眼底的愤怒化为讥讽的一刻,平静的接下去说道:
  “我知道你一直担心什么,可你有没有想过,实际上安娜唯一的弱点是你。”
  “只有你,才是唯一能威胁到她的筹码。”
  …………
  言语间,萨卡斯基垂低眼帘,看着那小鬼平置于桌面的一双手骤然握成拳头————那小鬼一双手握得非常紧,用力得指甲抠进掌心,微不可察的血气沿着空气弥散————是小鬼在猝不及防间被刺中内心最深刻的伤痕,所以才有这一瞬的失态。
  他说的是事实,不止他和小鬼明白,连同那暗中无数的魑魅魍魉同样心知肚明。
  小鬼的愤怒也由此而来,除了无力反驳他,更也有痛恨自己弱小的原因在其中。
  他知道,她的女儿娜娜拼了命变强的理由,已经不仅仅是她教导的‘保护自己享受生命’,更重要的是对小鬼而言,变强是保护她的另一种方式————只有变得强大才不会受到伤害,只有立于巅峰才不会再被敌人作为伤害她的筹码。
  两年前在新世界与BIG.MOM海贼团那一战,到底是改变了小鬼的人生道路。
  亲眼目睹当今世界顶级强者的巅峰之战,亲身经历过那种由于弱小而无能为力的痛苦,小鬼真正从她的护荫之下挣扎而出,试图展翅高飞。
  然而雏鹰尚未能真正翱翔天际,小鬼的现在还处于成长阶段,此时此刻,被触及痛处的小鬼,她的女儿娜娜恨极痛极,同时却无能为力,又一次的。
  并非是海军元帅与海军少校之间的军衔压制,而是…切切实实的力量差距。
  哪怕是未来王牌,尚处于成长阶段的小鬼,与他的差距仍旧是道天堑鸿沟。
  她的女儿坐在他对面,被强者压制与被揭露事实的双重屈辱,让小鬼浑身气势绷紧得近乎崩溃,看着这一幕的萨卡斯基内心却毫无波动,复又以不急不缓的语调,缓缓道出更为残忍的事实:
  “万物之音的聆听者,相信,马林弗德海军本部之内,你[听]不见真实的人不会超过十个,所以很多事根本瞒不过你。”
  “长生种——”
  说到这里他慢慢撩高眼皮,随即不出意料见到,直视着他的小鬼,瞳孔骤然缩紧,眉宇间浮起痛到极点的隐约疯狂,只是同样的,他再次置若罔闻:
  “安娜的家族血脉藏匿着远古神袛之血,太古时期长生种鬼族苍龙一脉遗留人世的唯一传承,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却也不少,目前没有人轻举妄动是因为,她本身位于巅峰。”
  “而你无法觉醒,因为你首先觉醒了克制鬼族的力量,霸王色霸气压制了你从安娜那里继承的血脉,这件事知道的人同样不少。”
  “无法觉醒成为长生种的你,只有呆在海军阵营之内才能保证安全,比起从你身上获取鬼族的力量,海军更希望得到一个未来王牌,大将甚至元帅,只要你有资质立于巅峰,你就永远不会沦为试验品,甚至生育机器。”
  “现实远比你想象的黑暗,小鬼——”
  “无法觉醒成为苍龙,你的血里同样藏匿着太古神祇传承,多得是野心勃勃的家伙垂涎,哪怕不是唤醒你,和你有后代也不失为一种手段。”
  “安娜一开始将你留在海军本部,正是预料到这一切。”
  “她为你耗尽心力,为你铲除全部障碍,甚至在你强大到足够藐视一切之前重返人世,为的也不是陪伴而是保护,因为她更知道,海军之外有无数觊觎你的目光,稍微行差踏错你就会万劫不复。”
  “政府,天龙人,暗世界,海贼,那些窥视无处不在,甚至海军内部也并不是绝对安全,我想,作为万物之音的聆听者,你对这一切心知肚明。”
  “你现在的安定,是她站在你身后。”
  …………
  冰冷而残酷的事实说到这里终于结束,萨卡斯基沉默下来,片刻过后等到小鬼的回应————
  “所以?!”小鬼猛地开口,年轻女孩儿原本清亮的声线这一刻显得嘶哑,看着他的眼神里更是掺进无比痛恨与深刻敌意,“是在告知我,倘若您向我母亲求婚被我拒绝,您会撤销对我的庇护?”
  “因为您不能如愿以偿,我和我的母亲会被驱逐?”
  “甚至我会立刻沦落到您口中那种下场?”
  “您是以我的安全威胁我和我母亲,对吗?赤犬元帅。”
  “不,哪怕被拒绝,我也不会用你去威胁安娜。”萨卡斯基温和的打断了小鬼称得上尖刻的质问,从来毫无温度的凌厉目光,这一刻看向她女儿时,流露出几分温情,“我只是告诉你,安娜绝对不会告诉你的那些事。”
  “你该长大了,小鬼。”
  “至少不要让她那么辛苦。”
  语毕停顿一刻,随后考虑一瞬,萨卡斯基复又说道,“我和安娜相遇到如今已经三十年了小鬼,几乎等于你的双倍年龄,你又是凭什么认为,对我来说,你作为筹码的作用能够让我如愿以偿?”
  他只是…希望这个藏在她护荫下的小鬼能够看清真相,哪怕真相会让小鬼受挫,不快乐的孩子才容易长大,小鬼在成长期间被她保护得太好。
  她太辛苦。
  如果那些尖锐残忍的事实能让小鬼…看清自身处境,进而更坚定未来道路,那他宁愿是自己被小鬼厌恶敌视。
  家长当中总要有个严厉点的,他舍不得她为难,那就让他来。
  …………防盗部分…………
  海军元帅赤犬萨卡斯基,在无数次求婚却惨遭失败之后,终于愤怒的销毁了藏在他办公桌唯一那个上锁抽屉里的秘密计划书。
  嗯~计划书,它是个系列,全名是[求婚的一百零一种方式],撰稿人为元帅先生的幕僚团所有成员,资料来源为元帅嫡系部队当中每一位成家立业的将官军士。
  而之所以要有计划,一开始原因是这样的:
  萨卡斯基元帅他…非常不善言辞。
  就算特别着急想求婚成功和女朋友安娜有名有份过下半辈子,可惜他完全不懂得说话,别说甜言蜜语,就是稍微温软点的言辞,对铁血刚直的萨卡斯基元帅都有点困难,所以,蛮有自知之明的萨卡斯基元帅把主意打到幕僚团身上。
  他不善言辞,可他一直都懂得知人善任,既然是不擅长的事那就交给擅长的人去做。
  所以,不想让求婚场面最后不幸变成彷如恐吓威胁,萨卡斯基元帅就决定…那什么,求婚的时候该说点什么话才容易讨她欢心,就让幕僚团帮忙出谋划策。
  当然,他个人的求婚让幕僚团去忙碌,也不是公器私用,而是他私下里诚恳拜托了追随他多年的参谋智囊们帮忙,要是成功他会为每个提供帮助的人准备一份厚厚的谢媒礼。
  总之,作为海军元帅的幕僚团,那里边自然是集合了无数人才,都擅于谋略且懂得把握人心,萨卡斯基元帅深深相信,他的参谋幕僚们一定以及肯定能够为他制定出一个完美的求婚计划,然后让他心想事成抱得美人归。
  于是,被拜托了的参谋幕僚们很快行动起来。
  首先在元帅的心腹嫡系部队当中收集资料,嗯~就是让那些已经结婚的将官军士,交出他们当年向女友求婚并且成功的细节。
  之后,有了已婚人士们的群策群力,幕僚们废寝忘食外带绞尽脑汁,终于为萨卡斯基元帅量身定制了一份长达数十页的,从天气到地点从表情到言辞,都非常非常详细的行动计划书————名为[一百零一种方式的求婚]。
  收到计划书的萨卡斯基元帅非常感动,立刻就按照计划书实施下去,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三次不行就四次五次N次,那么厚厚一叠资料,总能找到一种正确的攻略方式。
  然后,完全没用!
  一百零一种求婚方式全部用过一遍,于是他失败了一百零一次,(= =) 。
  怎么能叫他不生气!
  魂淡啊!亏他还那么信任幕僚团,居然天真的相信,他那帮参谋幕僚们既然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能慎密周全,那求婚计划当然也不会例外,结果…
  连续悲剧次数达到一百零一次的萨卡斯基元帅终于沮丧的发现,他手下能集中那么多万年单身汉,真的不是毫无理由。
  都是典型的,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怪不得一大帮子手下没几个成功娶妻!特么一百零一种求婚方式每一种都失败,那计划书实际上就是反面教材吧!!!
  大受打击的萨卡斯基元帅表示,他再也不相信什么计划书了摔!
  …………
  然后,不幸刷新了海军内部求婚失败次数记录榜,进而导致连续低气压一个星期的萨卡斯基元帅,痛定思痛之后,总算重新打起精神来试图再接再厉。
  嗯~再接再厉————那之前首先要找出失败原因。
  他想来想去,才勉强找到可能是导致女朋友安娜拒绝他求婚的理由:或许,照本宣科别人的成功例子,除了对他来说完全不适合,对她或许同样不适合。
  毕竟安娜她…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只会以家为全部人生的模板型海军将领妻子。
  他知道她,她绝对不会为了任何理由勉强自己和某个男人组成家庭。
  他同样也不是为了结婚而求婚。
  他是想和她在一起,不是为了什么组成家庭,而是为了她这个人。
  她独立又成熟,那些流于表面的温婉淑静背后,是自由不羁的灵魂。
  萨卡斯基知道,对她来说,人生当中属于家庭的部分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每个人的一生有数也数不清的追求欲/望,家庭与家人,绝对不是全部,她的活着是自由自在。
  所以,除了爱,再没有其它理由能让她停留,既然如此,那他就按照他自己的方式去打动她。
  …………
  ——你的存在是唯一,可你的唯一性对她而言是一种束缚——
  …………
  当然了,按照自己的方式打动她之前,萨卡斯基首先还需要做铺垫…哦~不是铲除情敌,而是要打消那小鬼,她女儿娜娜的敌意。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
  他约了那小鬼见面。
  在某个休息日,加班的萨卡斯基从无数军务当中挤出半个小时,约见了她的女儿,娜娜。
  小鬼作为海军科学部作战部队最前途无限的后起之秀,近段时间同样事务繁忙,因为正义不存在休息日,恶徒可不懂得什么是劳逸结合,那些海上渣滓们无时无刻不在作恶多端,他们海军自然也时刻警惕,随时准备出征。
  所以,接到他以私人名义的去电,小鬼同样是抽空来赴约。
  两人几乎踩着时间点出现,彼此间看起来同样行色匆匆————不过,见到他第一眼,小鬼原本就皱紧的眉心顿时皱得更紧,那身在新世界淬炼出来的杀气几乎要实质化。
  至于原因,萨卡斯基表示,他完全不想知道,就算知道也绝对不打算当真,被女儿敌视什么的,每次求婚之后都要被杀气腾腾瞪视什么的…嗯~他完全不想计较。
  小鬼在与她有关的事情上就是个熊孩子,所以,哪怕一见面就受到眼刀攻击,萨卡斯基作为(未来的)爸爸不知道第几次的视而不见。
  接着,在双方就座之后,看着面沉如水的小鬼,萨卡斯基没有太过犹豫就…以相当直白的方式,告诉小鬼:
  “我会向安娜求婚,不是征求你的意见,而是告知。”
  话音落下之后,他又在小鬼眼底的愤怒化为讥讽的一刻,平静的接下去说道:
  “我知道你一直担心什么,可你有没有想过,实际上安娜唯一的弱点是你。”
  “只有你,才是唯一能威胁到她的筹码。”
  …………
  言语间,萨卡斯基垂低眼帘,看着那小鬼平置于桌面的一双手骤然握成拳头————那小鬼一双手握得非常紧,用力得指甲抠进掌心,微不可察的血气沿着空气弥散————是小鬼在猝不及防间被刺中内心最深刻的伤痕,所以才有这一瞬的失态。
  他说的是事实,不止他和小鬼明白,连同那暗中无数的魑魅魍魉同样心知肚明。
  小鬼的愤怒也由此而来,除了无力反驳他,更也有痛恨自己弱小的原因在其中。
  他知道,她的女儿娜娜拼了命变强的理由,已经不仅仅是她教导的‘保护自己享受生命’,更重要的是对小鬼而言,变强是保护她的另一种方式————只有变得强大才不会受到伤害,只有立于巅峰才不会再被敌人作为伤害她的筹码。
  两年前在新世界与BIG.MOM海贼团那一战,到底是改变了小鬼的人生道路。
  亲眼目睹当今世界顶级强者的巅峰之战,亲身经历过那种由于弱小而无能为力的痛苦,小鬼真正从她的护荫之下挣扎而出,试图展翅高飞。
  然而雏鹰尚未能真正翱翔天际,小鬼的现在还处于成长阶段,此时此刻,被触及痛处的小鬼,她的女儿娜娜恨极痛极,同时却无能为力,又一次的。
  并非是海军元帅与海军少校之间的军衔压制,而是…切切实实的力量差距。
  哪怕是未来王牌,尚处于成长阶段的小鬼,与他的差距仍旧是道天堑鸿沟。
  她的女儿坐在他对面,被强者压制与被揭露事实的双重屈辱,让小鬼浑身气势绷紧得近乎崩溃,看着这一幕的萨卡斯基内心却毫无波动,复又以不急不缓的语调,缓缓道出更为残忍的事实:
  “万物之音的聆听者,相信,马林弗德海军本部之内,你[听]不见真实的人不会超过十个,所以很多事根本瞒不过你。”
  “长生种——”
  说到这里他慢慢撩高眼皮,随即不出意料见到,直视着他的小鬼,瞳孔骤然缩紧,眉宇间浮起痛到极点的隐约疯狂,只是同样的,他再次置若罔闻:
  “安娜的家族血脉藏匿着远古神袛之血,太古时期长生种鬼族苍龙一脉遗留人世的唯一传承,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却也不少,目前没有人轻举妄动是因为,她本身位于巅峰。”
  “而你无法觉醒,因为你首先觉醒了克制鬼族的力量,霸王色霸气压制了你从安娜那里继承的血脉,这件事知道的人同样不少。”
  “无法觉醒成为长生种的你,只有呆在海军阵营之内才能保证安全,比起从你身上获取鬼族的力量,海军更希望得到一个未来王牌,大将甚至元帅,只要你有资质立于巅峰,你就永远不会沦为试验品,甚至生育机器。”
  “现实远比你想象的黑暗,小鬼——”
  “无法觉醒成为苍龙,你的血里同样藏匿着太古神祇传承,多得是野心勃勃的家伙垂涎,哪怕不是唤醒你,和你有后代也不失为一种手段。”
  “安娜一开始将你留在海军本部,正是预料到这一切。”
  “她为你耗尽心力,为你铲除全部障碍,甚至在你强大到足够藐视一切之前重返人世,为的也不是陪伴而是保护,因为她更知道,海军之外有无数觊觎你的目光,稍微行差踏错你就会万劫不复。”
  “政府,天龙人,暗世界,海贼,那些窥视无处不在,甚至海军内部也并不是绝对安全,我想,作为万物之音的聆听者,你对这一切心知肚明。”
  “你现在的安定,是她站在你身后。”
  …………
  冰冷而残酷的事实说到这里终于结束,萨卡斯基沉默下来,片刻过后等到小鬼的回应————
  “所以?!”小鬼猛地开口,年轻女孩儿原本清亮的声线这一刻显得嘶哑,看着他的眼神里更是掺进无比痛恨与深刻敌意,“是在告知我,倘若您向我母亲求婚被我拒绝,您会撤销对我的庇护?”
  “因为您不能如愿以偿,我和我的母亲会被驱逐?”
  “甚至我会立刻沦落到您口中那种下场?”
  “您是以我的安全威胁我和我母亲,对吗?赤犬元帅。”
  “不,哪怕被拒绝,我也不会用你去威胁安娜。”萨卡斯基温和的打断了小鬼称得上尖刻的质问,从来毫无温度的凌厉目光,这一刻看向她女儿时,流露出几分温情,“我只是告诉你,安娜绝对不会告诉你的那些事。”
  “你该长大了,小鬼。”
  “至少不要让她那么辛苦。”
  语毕停顿一刻,随后考虑一瞬,萨卡斯基复又说道,“我和安娜相遇到如今已经三十年了小鬼,几乎等于你的双倍年龄,你又是凭什么认为,对我来说,你作为筹码的作用能够让我如愿以偿?”
  他只是…希望这个藏在她护荫下的小鬼能够看清真相,哪怕真相会让小鬼受挫,不快乐的孩子才容易长大,小鬼在成长期间被她保护得太好。
  她太辛苦。
  如果那些尖锐残忍的事实能让小鬼…看清自身处境,进而更坚定未来道路,那他宁愿是自己被小鬼厌恶敌视。
  家长当中总要有个严厉点的,他舍不得她为难,那就让他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shunyuanqiz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